经济的内外交困和政府控制力的缺失导致了厄瓜多尔的政治危机

  根据新闻报道,南美洲的厄瓜多尔政府把政府机关临时迁出了首都基多,转移到了第一大城市瓜亚基尔,以应对不断严峻的国内形势,总统莫雷诺甚至宣布了全国进入紧急状态。

  这让大家多少有点懵,委内瑞拉的危机尚未解决,怎么邻近的厄瓜多尔又闹腾了起来,社会状况突然恶化,暴力活动再现,世界似乎有点儿乱。

  不过仔细地对比了一下多年来厄瓜多尔的经济发展状况,再考虑到目前世界上的经济大环境,多少也能找到部分原因。

  1、厄瓜多尔的乱局虽然与邻近的委内瑞拉危机虽然并不完全相同,但却具有很多相似性,过度的补贴就是造成两国乱局的根源之一。

  先来看看事情的起因,根据新闻报道来看,厄瓜多尔政府取消了燃油补贴,导致其国内油价大涨,直接引发了民众的抗议,进而发展出了暴力活动。

  单以经济发展来看,石油蕴藏量丰富的国家,倘若自己消化不了这么多资源,必然会把石油出口当作一种快速的赚钱手段,地处南美的委内瑞拉和厄瓜多尔就是这样的两个国家。

  但是国家经济的发展和财政收入,不能单一的依赖某一种矿产品的输出,这很容易被国际金融资本所操控,并受到价格剧烈波动的影响。

  而且,矿产品对于国内民生的补贴,应该尽量考虑到长远效益,直接的现金补贴虽然对于那些依赖于民众选票的执政政府来说可以争取大量的支持,但对于国家的长期经济发展是有害的。

  从这一点上,厄瓜多尔犯的错误与委内瑞拉一样,没有让燃油价格基本保持与石油市场价格同步,而是在石油市场繁荣的情况下对国民采取过度的燃油补贴,这很容易让习惯于享受国家燃油福利的民众在补贴取消后心生不满,抗议活动也就成了必然。

  不可否认,作为目前的欧佩克组织成员之一,厄瓜多尔的石油产量还是不错的,至少比大多数贫油国要好的多,但其石油加工工业却出奇的落后,国内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不能生产高品质的汽油、柴油等燃料用油,只能依赖进口,也就是国家财政通过石油出口换取的外汇有相当一部分又要消耗在燃油进口上,这等于变相降低了石油输出所能获得的利益。

  而厄瓜多尔的自然环境得天独厚,非常适合发展农牧渔产业和旅游业,但这些优势却没能转化为国家的主要支柱产业,过度的依赖石油输出让国家经济相当失衡,其国家负债早已远远超过了外汇储备,就算没有这次乱局,也很难长期支撑下去。

  更危险的是,厄瓜多尔目前的石油储量和产量并不匹配,倘若真的退出了欧佩克组织并大规模增产,就算能解决一时间的财政困难,恐怕也维持不了多少年。

  厄瓜多尔是地球上少数几个取消了自己的法定货币,而将美元当作法定货币的国家,这么做的好处是极大减轻了汇率波动对国内经济的影响,抑制通货膨胀,但带来的危害也显而易见。

  那就是美元的强势让厄瓜多尔对很多国家的产品出口失去竞争力,而这种情况要是再碰上石油价格不断下跌,对于其国家整体出口经济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况且采用了美元流通之后,国家经济失去了弹性,完全跟随美元的汇率变化,尤其是厄瓜多尔的农业生产劣势尽显,由于没有美国那种大规模机械化生产所带来的成本优势,厄瓜多尔的部分农产品在面对国外更廉价的产品时,毫无对抗能力。

  最近这几年,随着国际油价的下跌,越来越多的石油输出国陷入了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除了面临制裁的伊朗和委内瑞拉以外,就连厄瓜多尔这样亲美的欧佩克成员也陷入了困境,这既有世界经济放缓的大势影响,也有特朗普“美国优先”政策的极力搅局。

  由于采用了美元化的货币政策,在美国人吸取全世界的血液反哺美国经济的大环境下,厄瓜多尔可以说是毫无抵抗力。

  而欧佩克组织的限产政策,对于那些分配额较少的成员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一击。很明显的是,厄瓜多尔现有的石油产量匹配现在的油价,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国家财政和偿还债务的需求,他们急需通过提升产量来改善财务状况,这也是厄瓜多尔明年退出欧佩克组织的主因。

  内外交困之下,再加上有心人的挑唆,厄瓜多尔的社会形势在油价上涨面前迅速恶化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而民众的抗议活动,只是在社会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通过燃油涨价而寻找到的一个释放口。

  从其总统临时迁移行政机构来看,现政府对于国家的统治力可能早就已经被削弱到了一定程度,对于首都局势的掌控都彻底失去了自信,这就不得不让人怀疑其政府执政的能力。

  无论反对派是否参与了抗议,但执政党长久以来对于国家经济的无能为力,才是导致社会动荡的根本原因。

  这次取消燃油补贴,对于厄瓜多尔来说算是短痛,至少能够极大地减轻财政负担,但如果不取消,则又会继续拖累国内经济,以后面对的危机恐怕更加严重。

  短痛还是长痛,这个现实的问题摆在了政府的面前,能否度过这次危机,还要看该国领导人的眼光和魄力。